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码冷门兄妹题材漫改IP快把我哥带走如何逆袭-【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12:08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原标题:解码冷门兄妹题材、漫改IP《快把我哥带走》如何逆袭

作者/斯塔西

今年七夕档IP电影混战,联手贡献了4.6亿的单日票房成绩。

让人想不到的是,大热电影IP“攻略系列”《欧洲攻略》、“乌龙院系列”《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以及索尼动画的《精灵旅社》第三部,都相继让位于相对冷门的漫改IP《快把我哥带走》。

《快哥》上映首日排片仅为11%,四部IP电影中票房垫底,逐步凭借口碑完成逆袭。截至目前,据中汇影视公告推测,投资4000万的《快把我哥带走》(以下简称《快哥》)票房已经跨过1.65亿的门槛,早已进入稳赚不赔盈利期。

《快哥》原作连载于快看漫画,是一部人气值高达165亿的漫画作品,在电影上映之前,曾先后被改编为动画和网剧,均有不俗口碑,被称为新国漫代表作。电影的三度成功,更是被认为漫画IP崛起的现实写照。

事实上,在电影项目初期,各项进展并不顺利。

“没有用小鲜肉的时候,很多人都反对我。但我也明白,有哪些观众会看好这个项目。”《快哥》制片人吕旭说。

一是改编极少人触碰的漫改电影;二是冷门的兄妹题材;三是制作人还非常年轻,当时26岁的吕旭只跟过《父子雄兵》的前期,缺乏丰富的项目经验。

而不启用流量小鲜肉相当于撤掉了电影安全牌。项目从剧本创作阶段到拍摄阶段,曾经因为很多原因都差一点被叫停。这样一个看上去“高风险”的项目后来为什么会完成逆袭?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采访到导演郑芬芬、制片人吕旭独家揭秘如何打对中小成本策略牌,演员班底、故事创作、合作模式缺一不可。

中小成本影片更考验演员班底

“中小成本的片子,挑演员非常重要,适合比起名气来的更重要。时分、时秒跟妙妙这三个角色我觉得演员都挑的非常好。这也是此次导演郑芬芬的优势。”一位业内的台湾制片人告诉小娱。

《快哥》虽然故事脱胎于漫画,但是更像是一个独立的兄妹题材青春片。郑芬芬是一个擅长拍青春题材片的导演,过往作品《听说》《沉睡的青春》启用过当时还没有走红的台湾演员彭于晏、陈意涵、陈妍希、郭碧婷、张孝全。

去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吕旭?看了《闪光少女》,表演亮眼的彭昱畅入选了哥哥角色的备选名单。

“当时他还没有作品出来,没有任何热度和流量,导演就决定用他了,当时就预料到资方肯定会反对,但是我也认为演员还是要以表演质量与角色适合度来衡量,所以我就去说服所有人”吕旭说。

郑芬芬认为,彭昱畅是一个非常有悟性的演员。

在拍摄过程中,作为独生子女的彭昱畅在导演的反复叙述中,抓到了哥哥的诀窍,“彭彭很聪明,除了我所设计的抢烤肠、打游戏、用各种花招叫妹妹起床等一堆捉弄妹妹的举动之外,彭彭也慢慢地融入时分这个角色,想出了用臭脚丫去怼时秒的生活小动作。”

导演郑芬芬与演员张子枫、彭昱畅

如果在导演郑芬芬创作层面选对演员彭昱畅,那么在项目层面上来说,制作人吕旭也选对了导演。

“《听说》虽然是个爱情片,但郑芬芬用这个小成本影片,把姐妹情讲的如此的细腻动人,我就觉得她是我要找的人。我当时有一个判断,情感呈现才是衡量电影的一个重要指标,IP都是附加值。就像《摔跤吧爸爸》一样,最动人的不就是父女情吗?”吕旭说。

吕旭费了很大劲联系上了这位当时没有微博微信的台湾导演,并给正在厦门拍戏的她寄了剧本大纲与原着漫画。可惜的是,有兴趣执导的郑芬芬导演正忙于某项目。

不久这个项目就被万达搁置了。

搁置三四个月后,郑芬芬导演因为各种原因退出了某项目,再次联系了吕旭。因为郑芬芬导演的加入,才让他有了信心去说服领导再次启动项目。

冷门的类型片,更需要成熟的讲故事手法

“很多人认为内地的青春片已经疲软了,但其实不是青春片这个类型疲软,是讲青春片的方法让观众感到不新鲜了。”郑芬芬告诉小娱。

《快哥》虽然套着漫改IP的壳,但是主要讲述彭昱畅与张子枫主演的这对兄妹情,让整个影片风格看起来像是国产市场久违的青春类型片。

“我觉得每个导演每个类型会拍出不同的风格,就算是科幻片,也可能拍成科幻青春片,青春片也可能会有疼痛青春片,对我来讲,我就是青春家庭片。那你觉得《小偷家族》是什么类型?它是讲一个家庭的故事,而我们是讲家庭中一对兄妹故事。观众还是会喜欢好的青春片,只是讲故事的方法不同”郑芬芬说。

摆在《快哥》面前的拦路虎不止青春片疲软的市场环境,还有冷门的漫改电影问题。

三年前,吕旭认识了漫画作者幽·灵姐妹后,就有了《快把我哥带走》改编电影的想法。“那时候,大家普遍都在小说IP改编上着力,连载条漫都算是个新鲜事,更别提有几个人会去碰漫画IP改编的事。”吕旭坦言,当时他非常犹豫这件事。

直到结识了《快哥》的版权方,才点燃了他去开发《快哥》电影项目的激情。

有趣的是,在吕旭投身《快哥》电影改编的三年间,漫画行业也正在经历一场从小众文化到大众审美的变迁。时至今日,漫画赛道已经跑出了用户规模过亿的漫画平台,漫画IP已经逐渐成为新生代人群的重要消费内容,并大有成为年轻文化的未来的趋势。

吕旭改编漫画IP的思路非常讨巧,实际上是选择一条捷径:避开了漫改突破次元壁垒的呈现难点问题,直接处理漫改缺乏完整故事线的问题。他认为如果《滚蛋吧!肿瘤君》算是成功的漫改电影,更多的是基于其讲述了一个真实人物改编的感人故事。

而郑芬芬导演则是帮他落实了故事的银幕呈现。但作为台湾导演,郑芬芬的优劣势很明显。她可以细腻地把故事情感呈现出来,达到煽情效果,但慢节奏的抒情风格却不适用于浮躁的市场环境。

吕旭坦言担心过导演风格的问题,“芬导是个很文艺的人,她的片子也都偏文艺,这个片子她算是突破极限了,很多地方已经处理得相当商业化了,但是在节奏跟画面上,还是她一贯的风格。”

郑芬芬透露很多人其实有建议节奏更快一点,“甚至希望我用OS旁白,(咔咔咔……)这是我爸爸妈妈,(咔咔咔……)这是哥这样。但我非常不能够接受,因为觉得已经在演出中去交代了人物关系,并不需要用这种方法。非常幸运,最后他们也听取了我的意见。”

不过,吕旭非常笃定地说:“我相信导演一定会把兄妹感情戏拍得非常好,可以让这份情感传递到更多的人群当中去,这个比节奏快慢更重要。”

资方与导演的角力让位于创作

“我以前碰过很多案子,都没有成功。因为我跟投资方,在演员在故事方面想法有落差,无法达成共识”郑芬芬说。

郑芬芬退出某项目正是这个原因。跟万达合作《快哥》项目,一开始她也有类似担心。

“跟万达合作,我很担心它很像好莱坞的那种合作体系,什么权力都没有,最后剪接权可能都不在我这里。好在片子管控会比较少。再加上吕旭又年轻,他蛮尊重我的。我都可以按照自己意志来,包括我的工作模式,包括我要决定这个剧本跟风格,就是都是可以按照我的意志来”郑芬芬说。

郑芬芬也解释了因为台湾导演状况不一样,“我们的市场小,我们的片子体量也小,所以其实大部分时候,导演决定一切,我们自己找资金,自己做完所有的事情,所以我们自己片子的风格都是比较能够统一。”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合作没有名义上的制片主任。制片主任相当于国外的“线上制片”(Line Producer),或称“预算控制制片”,负责确定是否符合进度和预算。在内地,这样的“线上制片”通常由资方派出。

曾在两地拍片的台湾制片人告诉小娱:“这种情况就像是资方担心有人弄钱,派个信任的人看好。制片主任通常对创作了解很少,只关心进度和预算。如果制片人更在乎作品,很容易和制片主任产生矛盾。尤其台湾制片人成长于作者导演的历史创作环境,更倾向于服务导演。”

就《快哥》这个项目来说,作为项目发起人的吕旭,像是充当了资方代表人,陈希圣像是充当了制片主任,资方与制作人很好解决了分工矛盾与信任问题。

“我们的制片人之一陈希圣与导演搭档多年,项目经验丰富,我放心将现场所有拍摄的事情交给他统管”吕旭说,他给足了剧组创作空间,因为不常露面,以至于去现场会被工作人员当作围观群众撵走。

但他每次去都能“视察”到一群努力干活的人,“有一次,我看到希圣这么胖乎乎的一个人,踩在一个砖头上,垫着脚尖,伸着头,艰难地与人家隔着一个栅栏谈场地时,我真的很感动。”

《快哥》能够在七夕档混战中脱颖而出,似乎也带给轻体量影片一些启示:在演员班底的挑选上应该破除流量迷信,回归故事创作本身,搭建适合于创作的合作模式。

北京市治疗湿疹医院

修复黑色素新陈代谢作用不可以取得成功祛白吗

白癜风分为俩块是否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