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4:31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

全球经济就像一座跷跷板。之前沉下去的一头现在翘起来,之前翘起来的一头现在沉下去。由此带来了新的困难,新的机遇。但总体而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近一期《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报告中描述的并非灾难。如果不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例如美国违约),全球经济如今应该能实现更加平衡的增长。  IMF报告称:“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活动开始从低迷加速。相比之下,中国和其他亚洲及拉美新兴经济体,以及独联体国家(程度较小一些),在从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复苏以来经历了一轮超出潜能的产出猛涨以后,增长已经降温了。”  因此,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总体图景,是全球经济增长模式的棘手再平衡:高收入国家(主要是美国)的活力稍有改善,而新兴经济体活力出现令人困惑的大面积下降。  全球再增长平衡之痛  风险何在?有几处明显的风险。如果欧元区的进展只是暂时的会怎么样?脆弱成员国的紧缩措施和高失业率仍有可能引起强烈反对。同时,欧元区建立真正的银行业联盟的进展似乎停滞下来。  更加近在咫尺的危险是美国政治崩溃,导致财政政策出现严重的无序收紧,甚至债务违约。然而,另一个危险是非传统货币政策的使用以及随之而来的加息,最终被证明引发了混乱。有人担心通胀会在高收入经济体突然爆发。这看起来不大可能。  在高收入国家,一大危险来自财政紧缩的步伐过快,欧元区、英国以及近期的美国已经见证了这一点。一个结果是形成对货币政策的过度依赖,而且通常是非传统货币政策,其对经济的影响至少和财政刺激一样不确定。未来的经济学家或许会奇怪,我们为什么在明显是私人部门储蓄过剩的时期,如此极度信仰货币政策的功效。  更长期来看,富裕国家的潜在增长速度以及实现财政稳定之路是大问题。与传统看法相反,前者是最重要的问题。政府需要条理清晰的增长战略,这将是他们能否掌控好财政局势的主要决定因素。正因如此,不善加利用极低利率带来的大好机会进行大规模投资扩张的决定,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新兴经济体面临两重挑战。首先,如今它们可能发现自己身处利率升高、大宗商品价格降低、高收入国家增长更加强劲以及中国增长放缓的全球环境中。  随着高收入国家缓慢恢复货币紧缩,全球信贷宽松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对于“热钱”流入新兴经济体的危害,全球得到了又一次警示。然而导致这些国家脆弱的还有其他原因:一个是昔日信贷增长过度,尤其是中国;另一个是太多国家依赖高昂的大宗商品价格。  其次,除了这些短期挑战以外,某些新兴经济体还面临长期挑战。结构性放缓正在出现,特别是中国和印度。明星式的增长不能永远持续。两国也都饱受严重失衡之苦。然而,全球增长缓慢再平衡不会中断“大趋同”——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经济历程。它只是意味着大趋同的步伐稍稍变缓而已。  中国可能要做出艰难的抉择:是接受经济急剧放缓,还是开始新一轮信贷大幅扩张。考虑到中国经济中已经非常高的信贷水平以及严重的结构失衡,中国应该选择前者。  比起2007年以后持续存在的奇怪状态,如今世界正走向更加正常的状态。但前路必定坎坷。  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  在连续六次下调对全球经济表现的预测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世界经济展望》又一次预计全球经济将在不久之后复苏。除了政府关门以外,来自美国的消息总体令人感到振奋;笼罩欧元区的绝望情绪正在减退;而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也并未引发乱象。经济复苏的迹象以前也曾出现过,但只给人们带来了失望。这一次情况是否会有所不同呢?  考察国际贸易形势有助于监控全球经济的景气状况。2008-2009年间的金融危机是由一场金融地震引发的,但通过国际贸易的急剧萎缩传导到了世界各地。在金融危机的初期,工业产出的下降速度与1929-1930年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刚刚爆发时别无二致——但国际贸易的大幅萎缩则史无前例。面对深渊,世界各国领导人协作推出刺激方案,以控制国际贸易的下滑趋势。但中国对于进口商品的巨大需求才是促使国际贸易反弹的真正原因,并推动国际贸易在2010年加速增长。  人们将之误读为危机的结束。2010年初,人们曾预计贸易复苏将推动世界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未来五年里实现超过4%的年均增长,高于2003至2007年经济繁荣期里的增长速度。但2013年全球GDP增速或不足3%,导致这一状况的主要原因在于私人部门的去杠杆化,从财政刺激向财政紧缩的政策转向,以及经济结构缺陷(这点在当前尤为明显).  全球经济预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对国际贸易形势的观点,国际贸易规模曾被预测会在2011至2013年间实现6%的年均增长,较前几十年的年均增速高出1个百分点。但到目前为止这一预期未能实现。近18个月以来,国际贸易的增长态势疲软,年化增速仅为约2%。  当前全球经济处于一个非常时期:全球贸易增长率低于全球产出增长率。由此导致全球经济复苏不可或缺的一股助推力量缺失。事实上,经济低迷正在通过全球贸易传播开来。  新兴经济体的挑战  全球市场需求疲软又进而加剧了新兴市场国家内部的经济运转失调。它们曾因在金融危机最严重阶段所表现出的经济弹性受到赞誉。就在6个月之前,IMF的《世界经济展望》仍将新兴经济体看作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但缺少了全球市场需求的缓冲作用,新兴经济体由来已久的经济结构问题再次浮现出来。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以及土耳其货币的大幅贬值就是一记警钟。  现在人们再次把希望寄托在了发达经济体上。但如今已经没有能够拉动全球经济的火车头。美国经济的持续复苏需要有消费者需求推动的经济繁荣作为支撑,而正是这种消费繁荣引发了金融危机。中国必须控制其过度投资行为。其他国家的经济复苏则有待强劲贸易的推动;但根深蒂固的国家压力阻碍了贸易增长,国家之间的相互联系又放大了这种压力。进一步的货币举措如今已没什么空间,各国也无意推出财政刺激。全球经济目前基本停滞不前。  历史要求我们重视这些警示信号。在大萧条后的恢复过程中,全球贸易的增长速度同样等于或低于全球产出增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巴里·埃森格林(Barry Eichengreen)写道,如果没有一套互相配合的全球经济政策,每个国家都需要时间来治愈自身的伤口,然后才能重新成为全球贸易与经济增长的高效推动者。这一修复过程已经及时出现——但如果大萧条始于1929年,我们目前可能仍处在相当于1933年的状态,此时距离全球经济重启快速增长还有好几年的时间。迅速改变这一动态过程可能很难实现。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