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出没11111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3:43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师兄,你有什么想法?”见张哲阴沉着脸,吕子乔忍不住问道。

“有什么想法也不能现在说。”张哲冷哼一声,说道。

“为什么?”吕子乔疑问道。

“因为这里有内鬼。”张哲徐徐说道。

吕子乔一愣,顿时狐疑地看向了我。

我顿时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抽了抽嘴角刚想辩解,却听到张哲突然大吼了一声:“说你呢,别想藏头露尾的!”说着,他竟一掌向身旁的金属床架拍去,掌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张杏黄色的符纸。

昏暗的寝室里顿时白光一闪,一道亮白色的鬼影从床架中被生生地震了出来。它如一只巨大的蛤蟆般趴在地上,脖子上有一道狰狞的刀口。它的颈椎已经被割断,以致它的脑袋只剩后颈的一层薄皮与身体相连,耷拉在胸前一晃一晃的,看起来格外瘆人。

断头鬼警惕地盯着我们,喉咙里不时发出蛇吐信般的“咝咝”声。突然,它猛地一跃而起,向窗口扑去,看样子是想跃窗而逃。

说时迟那时快,张哲一个箭步冲上前,将一道符纸贴在了窗棱上。只见刺眼的白光一闪,那个鬼影就像是一只撞上蛛网的飞蛾,整个身体被粘在了窗户上,虽然拼命挣扎却始终脱身不得。

张哲淡定地从怀中拿出一根一尺长的银钉,猛地朝那个鬼魂的头顶打去。

那个鬼魂顿时在刺耳的哀号中化作一团腥臭的黑雾,飘散而去。

“这个鬼魂是被利刃断颈而死,归属五行中的金行。它怎么也会……”望着渐渐消散的黑雾,吕子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来,这次咱们遇到的不止是水、火乱行,而是难得一见的五行乱阴阳。”张哲依旧是不急不缓地说着,神色却已变得异常凝重。

护法

见张哲和吕子乔脸上都是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我忙咽了口唾沫,问他们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很糟糕。

“可以说是糟糕透顶!”吕子乔一脸黑气地告诉我:五行乱阴阳是恶鬼祸害阳间最可怕的一种方式,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原本分归五行互不相连的鬼魂同气连枝,使得一定区域内怨气大增。而鬼魂只要处在这片区域内,就可以不再受阴阳法规的束缚而随意展开杀戮,被杀之人临死前的绝望和痛苦则会使怨气继续增强,直至凝结成煞。而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整片区域内将百鬼横行、寸草不生,到时鬼占人身,人陷鬼界,整片区域的阴阳格局将彻底荡然无存。

“那你说的特殊原因是指……”我战战兢兢地问道。

“没人知道。历史上只发生过三次五行乱阴阳,但每一次都是惨绝人寰。”吕子乔叹了一口气。

“是人祸。”张哲忽然幽幽地开了口。见我和吕子乔一脸茫然地盯着他,他告诉我们:既然五行间的鬼魂彼此不能交流,想让这群鬼魂统一行动,就必须要有一个能和所有鬼魂进行交流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这灾难的幕后主谋是人?”吕子乔不可思议得瞪大了眼睛。

张哲点了点头,想了想后告诉我们一会儿他会用灵魂出窍的方法去寻找这片区域内身上沾有鬼气的人,只要控制住那个人,五行鬼魂间就会失去联系,那时五行乱阴阳的格局也将不攻自破。只是在灵魂出窍时,他的身体将极度脆弱,一旦受到恶鬼攻击便会魂飞魄散,所以需要我和吕子乔在门外为他护法,以避免不必要的打扰。

见我们点了点头,张哲取出四张符纸,分别贴在寝室东、西、南、北四角,然后在床上盘膝入定。我和吕子乔轻手轻脚地退出寝室,门神一般站在了门两侧。

我正暗自思索着究竟什么人会帮助鬼魂残害自己的同类,突然,寂静的走廊里竟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我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径直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和吕子乔顿时进入戒备状态,可是当那个黑影走到近前,我却松了口气——那竟是我的室友陈林。

“你们大半夜的在门外站着干什么?”他看了看我们,疑惑地问道。

我和吕子乔对视一眼,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我能进去拿样东西吗?”陈林指了指紧闭的房门,问道。

吕子乔摇了摇头,我却已推开房门,还宽慰着吕子乔用不着草木皆兵。

陈林进入寝室,在床下东翻西找一阵儿,然后拿着一本落满灰尘的书匆匆地离开了寝室。

望着陈林的背影,吕子乔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惊呼出声:“不对,这个陈林有问题!”

亡命

吕子乔告诉我,如果陈林真的只是回来拿东西的,看到自己寝室床上盘膝坐着一个陌生人的时候,反应似乎有点儿太过平静了。他好像早就知道张哲会出现在那里一样。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想到之前陈林和我对视时眼神似乎有点儿闪烁,嘴里却还是宽慰着吕子乔:“不会有事的,寝室里被你师兄贴了灵符,如果陈林真的被鬼附身,应该进不去才对。”

吕子乔紧锁着眉头想了想,决定还是再确定一下比较保险。

我们推门走进寝室,发现张哲仍一动不动地盘膝坐着,仿佛睡着了一般。

“看吧,我就说你是草木皆兵吧?”我松了口气,朝着吕子乔笑道。

吕子乔却是一脸阴沉地抽了抽鼻子:“不对,屋子里有腥气,有鬼魂混进来了!”

话音刚落,床上盘膝入定的张哲猛地张开了双眼。顺着他的眼角,两行腥红的血泪淌了下来,他的五官也顷刻间变得扭曲狰狞。

“张哲……”吕子乔顿时倒抽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拍了拍张哲的肩膀。张哲却突然咧开嘴,龇着白森森的牙一口咬在了吕子乔的手臂上,吕子乔惨叫一声,手臂上已是血流如注。

吕子乔忍着疼痛,哀伤地看了看已丧失理智的张哲,眼角泛起了泪光。突然,他如一只暴怒的狮子般咆哮着将一张符纸拍向了张哲的额头。

塑胶五金水贴纸惠州装饰品水转印工艺

混凝土机械臂湿喷机车载式湿喷机多少钱

云南省吊装喷浆机组基坑支护吊装喷浆机组服务

湛江洁净棚供应商

矿山土工膜焊接机隧道防水板超声波焊接机

加气块电动运输车加气块人力运输车

卧式螺杆式灌浆机螺杆砂浆灌浆泵

嘉兴市海盐县自来水管查漏安全隐患

成都EPS应急电源工作原理石家庄消防照明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