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数码印花时装展数码印花新技术开启新纪元0

发布时间:2021-09-11 12:41:27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数码印花时装展:数码印花 新技术开启新纪元

数码印花显然很适合这个需求多元、节奏更快的世界。与传统的套色印花面料相比,数码印花面料的来源更自由开阔,且不受起始印刷量的制约。这一技术可以轻松实现无限恢宏的效果,为品牌打上容易辨识的潮流记号。然而,当新老时装屋都对数码印花趋之若鹜,评论界却也传来不同的声音。

近期在美国凤凰城艺术博物馆揭幕的一场数码印花时装展,就像是一块指向未来的路标。

展览集中呈现数码印花技术在时装界近几年间的发展所得:Iss有时也采取铸造结构铸钢,铸铝等 3. 对夹具结构的要求eyMiyake支线品牌PleatsPlease在压皱面料上喷印的古典油画图案、亚历山大 麦昆生前最后一个海洋世界主题的数码印花系列、MaryKatrantzou与PeterPilotto这两个以数码印花崭露头角的英伦设计师品牌的近作

其中也不乏MiucciaPrada、RalphRucci等时装大牌在此领域的大胆尝试。这些新技术带来的成就,与传统印花设计作品掺杂陈列,令人看到两个不同的时间轴线上,印花服装的过去与未来。

印花工业革命

轰鸣的机器在上世纪20年代掀起一场衣橱的重大革命,手工作坊里的匠人们被流水线上的工人替代,成衣设计师的概念遂此成形。

大量出产的成衣,其可复制的特性,将美定型为如今的模样 工业标准化、廉价可消费。贵妇与设计师那沙龙式的情谊不复存在,时装蜕变成一种可流通全球的模版。就如伊夫 圣洛朗退休前哀叹的那样:诗意渐渐流失了。 他老人家当时一定忽略了,正是技术的革新,将与他同时代的设计师带入了新纪元。无论过去或未来, 突破 仍是个需要谨慎提及的字眼,更可供谈论的是 可能性 。

眼下的数码印花为时装工业提供了技术上的革命性突破,与过往的印花面料相比,数码印花面料最根本的不同在于其图案本身是数字化格式,来源更自由开阔,设计师甚至可以将自己在Instagram上分享的照片直接输出,印成面料。

数码印花不需要按照套色数量制作印花模版,也没有烦人的起始印刷量,设计师完全可按照自己的需求数量,要求数码打印工作室进行生产。更为贴心的是,数码打印甚至提供了一种尝试的可能 独立设计师的设计,在完成发布会与订货会之后,再根据订货数量来进行小批量生产。

需要大量批发的印花面料?请将目光转向中国内地那些聪明勤奋的工厂技工。需要度身定制最新最独特的印花面料?请寻求一个拥有欧洲尖端数码打印设备,完全理解你意图的数码印花工作室。它把技术与设计结合得更即时和有机。数字化、快捷打印、可以自由处理,这才是新一代设计师所熟稔的节奏,也更符合如今消费者所身处的视觉世界的存在形式。

另一种诗意

蜿蜒行过整个行业庞杂而巨细靡遗的体系,数码印花技术始终依附于材料表面,却并不致力于形成新的价值观 毕竟,那个层面上的突破早在上世纪就已攀升至巅峰。如果时装确实仍需要诗意的存在,那人们如今面对的就是黄金时代过去之后断裂的存在局面,消费世界的视觉碎片拥塞着来路,强度出口异常狭窄。

回溯佩里斯花纹转移到面料表面的过程,其中总少不了一双稳定而熟练的手,用画笔描绘出色彩和纹样。而要呈现在立体结构服装上,这些花纹的布局仍需凭经验与实践反复权衡。在1990年代就已转型成为设计师组合的EleyKishimoto,最初也是LouisVuitton、MarcJacobs、AlexanderMcQueen和JilSander等品牌爱用的印花设计师,其主创者马克 艾雷(MarkEley)出生在英国南威尔士的一个小镇,从13岁起便开始学习传统印花技术,家族世代从事印刷业。

手绘图案、制成模版、套色印刷、印花面料生产所需要的不可忽略的起始印刷量 这些无不决定了,传统印花面料从诞生到制成服装,必然要走过一个不那么短暂,需要慎重决定的历程。另一方面,套色可达到的丰富程度通常也局限于种。在这样一个过程中,设计师无疑需要反复面对可行性难题,传统印花的运作模式,与当下世界显然是不够匹配的。

数码印花技术则截然不同,它可以实现在多种面料表面的照片式打印。以HeltmutLang为例,2010年,设计师尼可 康罗弗斯(NicoleColovos)和迈克尔 康罗弗斯(MichaelColovos)使用的印花图案,是他们用iPhone拍摄的旅行图片。他们直接将其直接输入到电脑,用制图软件做后期处理,再打印在面料上。

对于设计师而言,这意味着他们的私密体验也可以直接转化为设计动力。Akris的2009春夏系列也是如此,其中的印花主题是设计师看到的一张花园池塘的照片,此后一年的秋冬系列里,湖泊、山川也出现在了印花设计中。 我想要更神秘一些。 设计师阿尔伯特 克里姆勒(AlbertKriemler)说。为达到这个目的,他用图片处理软件改变了照片中自然景观的色泽和肌理,再截取其中的局部,将之作为纹样印刷在针织面料上。

一时间,设计师的视野得以开拓,也正因为如此,过去两年间,人们看到了那么多星云、宇宙、海洋、宗教题材的数码印花设计。这种现象与手工艺的强烈复兴,代表了时装界寻求突破的两种欲求。回头扎进手工作坊那代代相承,耗时费工的手工装饰传统,是品牌确立自身地位的一种手段。它负责追溯过往。

而数码印花的大量使用,则很符合这个重视分享性,需求多元而节奏更快的世界,它们给品牌打上容易辨识的潮流记号。只需不太大的一笔费用预算,就能获得无限恢宏的效果。

在过去与未来之间

数码印花负责沟通当下与未来。而像玛丽 卡特兰佐与彼得 皮洛托这样的数码印花先驱,更以数码打印作为一种新的拼贴设计手段。

他们的作品穷尽纹样在服装上的可能性 图案本身即是结构线,人体的线条湮没在大量精心安排的印花里。平面的力量被极大化,它可以是皮肤、结构、轮廓,甚至还担任起明暗对比、方位指引的作用。

比数码印花更为前沿和深入的,还有3D打印技术。但不知为何,看到一双纯粹3D打印而成的高跟鞋,或是编织手套,仍多少令人有些沮丧。面对2013秋冬伦敦时装周上铺天这两个区域占全国阻燃PP总产量约85%盖地的数码印花设计,英国时尚评论家苏西 门克斯(SuzyMenkes)也流露出了几许保留态度。

她点名提到JonathanSaunders的胸衣,而PeterPilotto在她那儿得到的评价是:与其说好,不如说是怪异。

Paul研究人员们正试图通过添加包括磷酸钙及其衍生物在内的无机物以增加材料的强度Smith和MatthewWilliamson的2013秋冬系列显然更受她的青睐,她仿佛在用自己对这两个设计师品牌的好评来表明态度:设计师别在新技术面前忘乎所以,无论多么天马行空,衣服还是要和身体融合。

站在过去与未来之间,试图卡进一个恰当的位置 2013秋冬季,时装设计师们不约而同地进行着这样一种尝试。离开对印花设计格外热衷的伦敦,巴黎时装周上,GroundZero正用数码印花来呈现穿梭空间与时间的未来主题,模特身上的服装仿佛来自《太空堡垒》之类的漫画作品。让 夏尔 德卡斯泰尔巴雅克(Jean-CharlesdeCastelbajac)则在裙子与套装上采用了米雷的油画《奥菲莉亚》,至于那些格纹裙上的立体狐狸头图案,无疑是让人为难却又爱不释手的热门单品:狐狸既是服装表面的图案,又化为两个尖尖的耳朵耸立肩膀上,营造耸肩上衣的视觉效果。

在被数码印花迷得眼花缭乱之时,侯赛因 卡拉扬(HusseinChalayan)的设计也许能带来些启发,他并未纠结于是否或如何使用数码印花技术,而是一如既往地在结构和功能性上做尝试。他有节制地使用着数码印花,看起来非常抽象,配合可迅速变换成另一款式的解构性设计,在技术与前卫之间达成平衡。再放眼老字号面料商云集的米兰时装周,以印花面料闻名的Etro也悄然使用起了新的数码技术,色调与画面的安排都显得唯美而优雅,令人看到一场传统与革新之间和谐美妙的结合。

攀枝花订做西服
攀枝花定制西服
攀枝花定做西服
攀枝花设计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