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布伦堡元帅简介纳粹德国唯一的战争部长图

发布时间:2020-12-29 10:28:40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布伦堡元帅简介:纳粹德国唯一的战争部长【图】

维尔纳.冯.布伦堡是德国在一战后的第一位元帅,也是第三帝国时期唯一一位战争部长,这两个“一”决定了他在魏玛国防军向第三帝国国防军转型和扩军的过程中的关键性作用。在他的领导之下,魏玛国防军由一支10万人规模的小型职业军队转变成了在二战中横扫欧陆的百万精锐之师;他所提出三军统合指挥的军事理念虽然最终未能实现,但二战中的事实证明,这一点正是二战中德军高层指挥体系中的一大缺陷。因此他所提出的这个前瞻性观点是正确的,仅从上述两点来看,布伦堡无愧是一名杰出的幕僚人才。

维尔纳.冯.布伦堡1878年9月2日出生于波美拉尼亚的一个贵族军人家庭,他的叔叔赫尔曼.布伦堡将军(1836-1924)被誉为是普鲁士陆军中最优秀的将领,他的父亲艾米尔.冯.布伦堡也曾以上校军衔在第二帝国的军队中服役。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之下,小布伦堡自然走上了他父辈曾走过的从军之路。当然,他的成就要比他们高得多。

1937年初正在慕尼黑第7军视察的布伦堡,从左至右分别是第7军军长,布伦堡的老部下赖歇瑙将军;布伦堡;慕尼黑地区空军司令路德维希.沃尔夫上校。1891年,13岁的布伦堡就进入了少年候补军官团学习,开始接触严格正规的普鲁士军事教育,其后他在本斯贝格的初级军官学校和格罗斯利希菲尔的高级军官学校里一直成绩优良,而且“他爱好体育,并在掌握科学知识方面表现出超群的才能”。用现在的话说,这位未来的陆军元帅在学校里是一个标准的“三好学生”。1897年3月,18岁的布伦堡正式加人了威廉二世的陆军,成为一名步兵军官。随后他被派往驻汉诺威的轻步兵第73团先后出任见习军官和营副官。在一线部队几年时间里他表现优异,这使他获得了去柏林战争学院深造的机会。1907年,毕业前夕的布伦堡被提升为中尉。几个月后,由于他的杰出才智,他被上调到陆军总参谋部,在这里,他扎实的专业知识,待人接物的热诚与处世的干练以及求精求新的态度,使他发挥了良好的工作效能。同时这也获得了上级对他的肯定,4年后,他被晋升为上尉。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与很多陆军总参谋部的军官一样,他被下放分配到第19后备师出任主管作战的参谋。战争初期,他随这个师(该师当时隶属于第2集团军第10后备军)参加了马恩河战役。1916年7月,他升任第18后备军的少校作战处长。半年后,他升任第7集团军司令部主管作战的首席参谋官,在这期间,他达到了他在一战时军事生涯的辉煌顶点,因在1918年的希明达姆攻势中的出色表现,1918年6月3日,他荣膺第二帝国时期的最高级别军事勋章——蓝马克斯勋章。

战争结束后,布伦堡被继续留在10万国防军中服役,与那些在战后被削职降衔的同僚比起来,布伦堡是一个幸运儿,在1920年,他甚至还获得了提升,被晋升为中校。当然,从另一方面来看,他在战时出众的军事才能显然也获得了上司的青睐,1921年,他被任命为新成立的魏玛国防军第5师的参谋长,3年后,他被上调到国防部部队局出任第4处——陆军训练处处长,这个任命对于布伦堡甚至整个德国国防军今后的命运都是具有决定性的。此后的10年时间里,布伦堡开始平步青云直至最终爬上陆军元帅的宝座,而曾经在一战后期对德国进行过“无声的独裁”的德国国防军则从此开始丧失其职业独立性并最终可悲的沦为希特勒的战争工具。短短2年后,他接替离职的格奥尔格.韦策尔将军出任部队局局长。在当时的魏码国防军高层,这位新任部队局局长可以算是一个“新新人类”,与他的很多前任和同僚封建保守的思想比起来,布伦堡是一位坚定的民主主义者。他对将来战争形态的发展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将来现代战争指导一种全方位的思维方式,也就是说不仅要能运用陆军实施陆上作战,而且还需考虑空中和海上作战。能达到这种认识水平的,在当时的总参谋部军官中并不多见。在他任部队局局长期间,他还对苏联和匈牙利作了一次广泛的旅行考察。不过,布伦堡明显的民主倾向并不是都欢迎的,势必会受到军内保守势力的排挤,尤其是他与大权在握的国防部长办公厅主任施莱彻尔将军的恶劣关系最终导致了他的下台。1929年10月,布伦堡与哈麦施坦因将军办理过交接后,赴东普鲁士出任第一军区中将司令,在哥尼斯堡他遇上了两个对他的政治倾向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人物——他的新任参谋长赖歇瑙上校和第一军区军区牧师莫勒,这两人在希特勒执政前就是纳粹的铁杆支持者。在他们的影响下,布伦堡开始渐渐接受纳粹的思想,甚至认为国家社会主义的前途是有希望的。

1932年,布伦堡担任了在日内瓦国际联盟总部召开的国际裁军会议德国军方的首席代表,虽然他个人并不喜欢这个任务,但他凭借出众的谈判技术和社交能力,卓越的语言天才和丰富的军事知识,在裁军谈判中有着十分杰出的表现。1933年1月,希特勒登上了德国总理的宝座,而布伦堡则被兴登堡总统任命为希特勒内阁的国防部长兼国防军总司令,同时被提升为步兵上将。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根据魏玛宪法,内阁的国防部长是禁止现役军人出任的,1932年,施莱彻尔在出任巴本内阁的国防部长时都是先辞去军职的。但布伦堡却是一个例外,他被兴登堡特许以国防军总司令的身份出任国防部长。兴登堡这样做,主要是想利用布伦堡的军职在内阁中平衡希特勒的势力。然而,兴登堡却打错了算盘,在赖歇瑙的影响下,布伦堡已经成为一位纳粹的同情者和支持者。希特勒上台伊始,就向军方宣布将重整德国军备,这自然取得了军方的支持,随后在1934年6月30日的“长刀之夜”希特勒血洗冲锋队,为国防军剪除了心腹大患,更是博得了军方的欢心。1934年8月,兴登堡元帅去世不久,他命令国防军向希特勒个人宣誓效忠,布伦堡这种违背当时仍然有效的魏玛宪法的行为此后被很多国防军将领所谴责,认为这是他在拿整个国防军去向希特勒献媚并最终铸成了毁灭国防军的一次大错,后来的陆军总参谋长贝克上将称这一天是他“一生中最为黑暗的一天”。希特勒则对此欢欣不已,还写了一封亲笔信去感谢这位国防部长:“国防军的官兵既然效忠于我所领导的新国家,我必定随时负责保证国防军的存在与不可侵犯,以实践逝世的元帅的遗嘱,并不违背我对保证军队为国家唯一武力的承诺。”布伦堡当时竟然相信了这个承诺,不知道他后来看到党卫队的大规模发展时,内心作何感想?正如贝克上将所言,这一天不仅是他,布伦堡“最为黑暗的一天”,也是国防军“最为黑暗的一天”,自此国防军被誓言所束缚,牢牢被捆在纳粹的战车上,缓缓的驶向毁灭的深渊。

1935年3月,希特勒撕毁凡尔塞和约,宣布开始大规模重整军备,陆军将扩编为36个师,并将恢复一战时期的陆军总参谋部。不久,国防部也进行了大规模改组,国防部改编为战争部,布伦堡的官衔也由“国防部长兼国防军总司令”变为“战争部长兼国防军总司令”,另外为对抗独立性越来越强的陆军总司令部和总参,布伦堡下令增设了一个新的机构-国防军局,由跟随他多年的心腹爱将赖歇瑙少将出任局长。随着扩军的深入进行,布伦堡开始着手进行对武装部队高层指挥系统的改造,前面已经介绍过布伦堡治军理念,他认为将来现代战争指导一种全方位的思维方式,过去只由陆上战争决定战争胜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国防军需要有一个三军统合的领导体系,实际上就是要成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三军总司令部,而不是现在的三军各自为政,仅能进行表面上的松散合作。但这样的改革势必会触及类似空军总司令戈林这样的纳粹新贵的利益。在戈林看来,空军是他进行政治斗争的重要筹码,削弱军种总司令的权威从而加强国防军高层的中央集权对他而言是无法容忍的。陆军方面的高层也对这样的改革有强烈的抵触,陆总和总参的老派将领们大多是“陆战制胜论”的坚定拥护者,他们表示如果爆发战争仅需陆军就可独自解决,布伦堡的改革在他们看来完全是多余的。虽然布伦堡的改革因为重重阻挠而未能实施,但他在德军扩充军备过程所表现出的不遗余力仍然得到了希特勒的赏识和信任。1936年4月20日,在希特勒生日的当天,58岁的布伦堡被提升为陆军元帅,他成为了一战后德国国防军中被授予元帅军衔的第一人,达到了他个人军事生涯的顶峰。在此后的一年中,他成了希特勒政权里的红人:1937年1月他被授予纳粹党金质奖章,1937年6月,他甚至得到希特勒的委派,代表希特勒前往英国出席英王乔治六世的登基仪式。

在布伦堡登上他权力顶峰的同时,他在军事问题上的谨小慎微也开始渐渐引起希特勒的不满,早在1936年3月希特勒下令国防军开进莱因兰非军事区的时候,他就对希特勒的这种冒险举动提出了警告。1937年11月5日,希特勒招集战争部长布伦堡,陆军总司令弗立契,海军总司令雷德尔,空军总司令戈林和外交部长牛赖特在总理府开会,向他们宣布了他的远期战争计划并要在近期对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采取侵略行动的企图。在会议中,布伦堡在弗立契的支持下提出了战争将会遭到西方列强联手干涉的警告,因此他和弗立契都对希特勒的侵略战争企图持保留或反对的态度。这令希特勒极为震怒,他认识到必须及早把布伦堡和弗立契轰下台,重新换一个顺从的军队首脑。否则,他们两人迟早将会成为他发动侵略战争的绊脚石。不久,布伦堡的婚姻丑闻给了希特勒这个机会。自从1932年布伦堡的妻子赫尔米希去世后,他一直过着鳏夫的生活。但5年后,他很快就和他的秘书格鲁恩小姐坠入爱河并准备结婚。然而,布伦堡也清楚,他和出身平民的格鲁恩结婚肯定会遭到思想保守的军官团的反对。为此,他想办法找来希特勒和戈林来做他的证婚人,以此来封住军官团的嘴。1938年1月12日,他与爱娃.格鲁恩在战争部大厅内举行了平民婚礼。随后,布伦堡就带着新婚的妻子去意大利度蜜月去了。婚礼的证婚人希特勒和戈林或许当时没想到,这桩布伦堡的喜事给了他们除掉他的天赐良机:在布伦堡度蜜月期间,柏林警察局长赫尔道夫发现了一份记载着元帅新夫人爱娃.格鲁恩曾经做过妓女的档案,他立即将这份档案交给了国防军局局长,布伦堡的亲家——凯特尔炮兵上将,希望他能够妥善处理,在前面已经提到过,凯特尔在得到这份关乎他上司命运的档案后,因为害怕因包庇布伦堡而开罪纳粹党和党卫军,影响自己的前程,所以把档案交给了戈林。觊觎布伦堡帅位已久的戈林很快就向希特勒告了密,希特勒勃然大怒,他的元帅欺骗了他,还让他去做证婚人,把他当作傻子。这个消息也使军官团彻底抛弃了布伦堡,陆军参谋长贝克曾对凯特尔说:“不能容忍一个陆军元帅和一个婊子结婚。”很快,1月25日,布伦堡便被希特勒就职并被迫退役。这位显赫一时的陆军元帅就这样在陆军名录中被永远划去了,突然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之中。布伦堡退休后,希特勒再也没有任命继任者,而是由他自己亲自兼任国防军总司令,同时,他还对布伦堡的战争部进行了重新改组,成立了新的国防军最高统帅部。改组的结果使得原来权倾一时的战争部被削权降格,退化成了仅对希特勒负责的一个参谋部。

退休后的布伦堡只能携妻黯然隐居到巴伐利亚的维西小村,眼看着他亲手扩充起来的国防军一步步走向毁灭。1945年德国战败后,布伦堡被盟军逮捕,1946年3月14日,他在纽伦堡的美军监狱中因心脏病病逝。

在商洛治牛皮癣比较专业的医院

温州男科医院_包皮龟头炎存在哪些隐患

贵阳在哪家医院看银屑病可靠